政党 政团 柯文哲延续政治生命的必然选择

各界都在翘首以盼柯文哲何时才会宣布他的“下一步”。但现在柯文哲的战略非常明确,就是等,等到国、民两党的初选结束,确定出马角逐2020年总统大选的代表后,再来决定选或不选。

选,有两种可能,一是柯文哲自己选、二是跟民进党合作。

若两党的候选人是在光谱上够“极端”,诸如务实台独工作者、或无法摆脱亲中印象者,那中间选民将会“最大化”,如此一来柯文哲作为无党籍候选人奋力一搏或许会有胜算;若想跟民进党合作,在民进党手握执政权的当下,只有“白就绿”没有“绿就白”的道理,但这相当于要柯文哲拿整个台北市的行政资源换取一个备位元首,这样的买卖实在“太亏”,加上柯文哲一句“副总统只是虚位,当台北市长还可以做比较多事。”便已经将绿、白间合作的空间压缩至趋近于零。

不选,也有几种可能,一是2022年台北市长卸任之后柯文哲就此退出政坛、二是蜇伏到2024年再攻顶总统大位、又或者是以其他方式延续他的政治生命。

退出政坛很简单,两袖一挥带不走一片云彩。但若在2024年选总统,柯文哲要面对的是经过完整中央及地方首长历练的中生代,像是民进党的桃园市长郑文灿、基隆市长林右昌、交通部长林佳龙等人;至于国民党,虽然现在没有太突出的接班人选,但韩国瑜都能在短时间内成为政坛当红炸子鸡,也难保未来不会突然冒出几个强劲的对手。

要选2020年总统大选,柯文哲在选总统的同时必须将“柯家军”带入国会,否则即便入主总统府,在得不到国会的支持的情况下,也不过是个难以推动政策的跛脚总统;若不选2020年,柯文哲就更需要将“柯家军”送入国会替他延续政治生命,不然到了2024年,谁都不知道“柯粉”还能剩下多少。无论柯文哲最后的选择为何,除了退出政坛的选项外,结论都会导向柯文哲“必须有自己的组织”,否则无论下一步怎么走,都将窒碍难行。

若能联合其他小党组成政团,对柯文哲(左四)的政治前途来说将是莫大的帮助(图源:亲民党)

但外界对于柯文哲的想像,无非是超脱传统政治及蓝绿恶斗的“白色力量”,这也是柯文哲最大的价值所在,要如何不违背这个价值,进而组成一个政党,确实足以让柯文哲伤透脑筋。白色力量的组成,绝大多数是浅蓝、浅绿和中间选民,但中间选民的结构多元、对政党的忠诚度也低,要作为一个政党的核心支持者是相当不稳固的。

即便组党,基层组织动员的能量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还得耗费大量的金钱和精力;再者,“柯党”能否不受金主、财阀干扰,维持一惯开放透明、敢说直言的风格?又或沦为传统政“只有党意、没有民意”的政党?这种让柯文哲从“非典型”政治人物回归到“典型”政治人物的动作,势必会让柯文哲流失原先厌恶蓝绿、传统政治的选票,更甚者重创柯文哲个人政治光环,可以说是百害而无一利。

比起组党,联合第三势力组织政团反倒是柯文哲的最佳选择。

传统政党,在不分区及区域立委都会提名自己的候选人,但若“柯党”四处提名,抢了国、民两党的席次不说,同时也会压缩到其他无党籍候选人的“生存空间”,反倒不利整体布局;以柯文哲的实力,应该可以拿下8席不分区立委席次,虽然政团的结构比起传统刚性整党松散,但在选举时基层组织动员的“效果”却不一定会比传统政党差,要是可以联合小党组成政团,柯文哲只提不分区、区域立委则合纵其他小党,不但增加与小党结盟的空间、尽可能提升“柯家军”进入国会的席次,还能最大化的淡化政党色彩,削减组党带来的冲击,想必这也是为什么柯文哲虽然还未公布参选,却还是不断四处拜会、寻找“朋友”的原因之一。

不过,想要联合小党汇聚成一股“能成事”的第三势力又谈何容易;目前在政坛上相对活跃的小党,包含了时代力量、亲民党、社会民主党、绿党、树党及民国党,但怎么协调各小党间的理念、立场、人和等问题,都在在考验柯文哲的政治手腕够不够高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劉育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