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言论自由背后的“皇帝新衣”

2018-12-05 00:48:08

在香港,这个城市里最出名的社会活动家朱凯迪,正在经历着专属于他的审查风暴,这位长期服务于城市郊区的香港立法会议员,在参加一场竞聘乡郊社区公职人员的选举时,被香港政府告知他过往的公开政见属于“隐晦地”支持香港从中国独立出去,因而不被获准参选。

香港最知名的社会活动人士朱凯迪早前因被指“隐晦”支持港独,因此失去了一场社区公职人员竞选活动的参选资格(图源:香港01)

而与此同时,在这个城市中风波总是不断的最高立法机构里,建制派议员阵营正在考虑提出弹劾,以取消这个“对手”议员的议政资格,为此,另一方的泛民主派阵营已经强烈发声,愤怒地指责了这是自身团体可能在未来的选举中被“大审查、大包抄”的一个开端。

围绕朱凯迪当下遭遇的风波,在香港已经呈现出了众说纷纭的舆情态势。有人认为,香港行政当局拒绝让朱凯迪参选的决定,属于把法理搁置一旁,让行政长官的意志先行,随意划“红线”;也有人认为,由于朱凯迪在回复涉事的选举事务审查官员时,自身亦并没有明确反对曾经提出的自决类主张,而在2016年,他亦的确签署了一份关于“支持港独作为港人自决前途选项”的抗议类声明书,而这,正是他今次受到裁定的关键依据,不准参选可谓是有理有据。

作为一位自愿参与建制的从政者,朱凯迪长期以来的个人政纲与政治意见,正显得越来越难以满足当下的香港情势,这甚至还包括了他以往的一些政治举动,正可能触犯香港“小宪法”《基本法》里面的部分要求。

不获准资格参选的决定,揭示了香港行政官方不满意朱凯迪的既有政治动作——除非他重新开始调整立场,并欣然重新接受这种政治赛事的守则。但作为某些群体的意见领袖,朱凯迪又注定会像任何一个政治人物一样,最终都只是在满足自己的支持者和受众的价值取向。

朱凯迪的服务对象,可能有来自不同光谱的香港选民,但他们大多数认为,言论自由是香港的城市价值,这一点,想必朱凯迪当然也会认同,但如今,网络舆情显示了大众都在今次取消资格事件中不约而同地意识到,朱凯迪这类政治人物对言论自由的理解与他本人参与建制选举时所该遵守的一些守则,已然产生了更显著的冲突。

基于此类冲突,朱凯迪如果选择不遵守效忠选民的普世政治规则,那么他就无法获选成为建制议会的一名代表;而他如果选择不迎合、不遵守建制旗下政治机构的门槛与规矩,那么他参政的资格就注定将被剥夺——这就是朱凯迪此类香港政治人物当下从政的结构困局。

今次关于朱凯迪之于建制机构参选资格的裁决,在香港揭示了一种关于香港独立是否该被更多施加阻挡的最新社会动向。当然,一些声音质疑在这个前殖民地,以前从来没有这种官方干预的做法,现如今是否是林郑月娥政府转移了这个标准?但现实的背景是,以往这城市里亦没有香港独立议题,所以,当下也并不会有先例可循。

没有先例,不表示没有法律,未被执行过的法律不会因而就被证明无效,当下的一些社会困惑,至多也只能说,是一部分香港人还不能习惯那些没有被使用过的法律——这在这座格外崇尚法治文明的城市中,形成了一种讽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