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顶珠峰太壅塞 登山客抢登顶酿悲剧

2019-05-25 09:08:32

每年的5月和11月,是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最佳的攻顶时间。今(2019)年春天,尼泊尔政府核准了41个登山团、共计378张攻顶许可,许可数量比往年都来得高,不过每张执照只有两次攻顶机会。因此对于众多登山客而言,5月22日的晴朗天候,不仅是珠峰难得的好天气,更可能是2019年春季登山季的最后攻顶机会。

2019年5月的珠峰登山季人潮汹涌,可以看到珠峰登顶陵在线大排长龙,由于等候登顶时间过长,导致8位登山客与向导罹难(图源:AFP)

根据尼泊尔的《喜马拉雅时报》(The Himalayan Times)报道,当地时间5月22日在喜马拉雅山的珠峰攻顶队伍中,由于攻顶人数太多,导致排队攻顶上下山的路上人潮大排长龙,传出有外籍登山客因为排队过久而衰竭死亡。尼泊尔当局表示,由于2019年珠峰春季登山季将进入尾声,而22日当天天气又格外晴朗,导致超过200名登山客与向导在同一时段攻顶,同天攻顶的登山客Nirmal Purja将当天珠峰峰顶人潮汹涌的情形拍下,告诉媒体:“我之前也曾在登山时遇过这么多人,但是没有像那天在这么高的海拔,出现这么多人。"由此可见,众多登山客、向导同一时间攻顶并不稀奇,但由于攻顶人数太多导致排队而死的事故,显示出珠峰登山管制的困难。

珠峰山顶被称为死亡区(Death zone),这是因为高度都超过26,000英尺以上,氧气相当稀薄,若是在这个区域停留时间太长,对人体有极大的危险,因此在过去这个区域通常会限制人数上下山。

目前今(2019)年珠峰累积死亡人数来到8人,超过去(2018)年罹难的总人数,以往除非有重大雪崩或是地震等意外,否则每年平均罹难人数在5人上下。稍早传出罹难消息的3位死者都是因为在登顶下山后遇到人潮,导致停留在26,000英尺海拔区域的时间过长,失温加上高原反应最终不幸死亡。

在8位离难者中,有一位是来自美国的55岁男性Donald Lynn Cash,同样也是因为在峰顶等候的时间太长,并因高原反应死亡。Cash的向导向记者表示,5月22日登顶当天相当壅塞,尽管天候良好,但由于人数太多,攻顶和下山的路线时间都拖延了2至3个小时以上。

“当天从第四营(Camp IV,珠峰攻顶前的最后基地)出发的登山客,排了相当长的一条人龙。"珠峰基地营的联络官Gyanendra Shrestha表示“每个人都争先恐后趁着晴朗时登顶-因为在世界屋脊,你永远无法预测气候的变化。"

除了罹难者外,今(2019)年的珠峰登山客中出现了打破世界纪录的向导-Kami Rita Sherpa,他在上周完成第23次登上珠峰的纪录,随即于5月21日再次成功登顶,一周内2次登顶,创下世界纪录。这位夏尔巴人向导现年49岁,任职向导超过20年,于1994年首次登上珠峰,25年来攻顶过5座海拔超过26,000英尺的高峰35次,其中包括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Chhogori,又称为K2)。

由于珠峰年度登山季节还未结束,攻顶壅塞导致死亡的问题也引起国际讨论。尽管近年来尼泊尔政府试图管制,如管理喜马拉雅山山区的入山条件,还有提高珠峰攀登门坎等,来加强攀登高峰时的安全质量。不过在各种控管条件外,尼泊尔政府在颁发攻顶许可证上,却有逐年增加的迹象,有部分是因为登山者的需求,另一部分则是与尼泊尔的高山观光产业快速发展有关。

不过在超高海拔的环境,即便有各式丰富的登山经验,但只要团队默契与组队品质不足,除了会给自己带来生命危险外,更会影响其他登山者的安全,而这次的壅塞罹难事件,不仅暴露珠峰登山的人流问题,也警示着尼泊尔政府必须调整其高山观光政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