嫦娥绕过特朗普 中美航天博弈突破贸易战对峙

当地时间1月10日前后,当西方观察家仍在津津乐道中美贸易磋商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最新动向时,一则来自月球背面的消息很快引发了外界的关注。
 
根据中国国家航天局(CNSA)当天发布的消息显示,中美双方在中国的“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发射及登陆期间完成了沟通及初步行动:两国科学家商定利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月球勘探轨道器”(LRO)卫星观测嫦娥四号着陆,开展科学研究。为此,美方向中方提供了LRO卫星的轨道数据,中方团队也向LRO团队提供了着陆时间和落点位置。

这一不是合作却胜似合作的行动绕开了美国在航天领域的重重限制,和中国探月工程总工程师吴伟仁此前抱怨美方“索要中国嫦娥四号探测器的轨道数据,以便检测落月情况”的细节形成了鲜明对照。也让外界从中间接发现了两国航天领域在博弈背后的交流。而两国航天界在2019年的这一对等行动还将在中美贸易对峙仍未结束之际显出其重要意义。

“嫦娥四号”的探月工程在未来也许只差一张美国LRO卫星拍摄的俯视图(图源:新华社)

无法合作的关系
 
美国的航空航天领域是一个既开放又严格保密的领域:美国的“盟友”们往往从国际空间站的开发等领域获利不少;但NASA的深空数据、近地小天体(如小行星等)、航空航天器开发等情报一直是被美军严格掌控。
 
毕竟,冷战后的太空竞赛决定了世界等国的航天开发具备了极强的军事背景,卫星测控、火箭轨道等重要数据也是大国之间严格保密的信息。也就在嫦娥四号航天器登陆月背后的1月4日,中国探月工程总工程师吴伟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特别谈及了“美方曾多次在中国探月工程中设置障碍,并且提出无理的要求”的细节。这种局面的出现与美国航天的军方背景无疑是分不开的。
 
可当CNSA方面公布了自己与NASA在观测嫦娥四号的“密切沟通”和“科学研究”时,这种局面就让不了解中美航天现状的一般普通人感到迷惑:两国到底有没有合作呢?从当前的局面来看,答案自然是否定的,中美之间目前无法形成合作关系。
 
资料显示,美国知名保守派议员沃尔夫(Frank Wolf)曾在生前于2011年力主通过禁止中美航天“研发、设计、计划、颁布、实施”一系列双边非赢利及商业协作的“沃尔夫条款”(Wolf Clause)。特朗普(Donald Trump)当局在贸易战之后也以“保护知识产权”为由阻塞两国航天产业交流。

“嫦娥四号”的卫星测控数据是人类第一次深入月背的珍贵信号,中方不可能轻易将其“分享”(图源:新华社)

这一大环境就决定了美国科学家虽然想和中国交流学术,但NASA就不可能主动和CNSA展开数据交换等协作。而手握巨大领先优势的美国面对中国航天的焦虑狂躁心态,更严重阻碍了双方的沟通。

环顾中国在2003年之后的探月行动,北京方面也多次发现来自美方的阻挠与干扰。譬如嫦娥二号探测器在2012年4月计划飞掠小行星4179“图塔蒂斯”(Toutatis),希望得到帮助时,就因沃尔夫条款未能取得NASA此前开放的小行星轨道数据。

中方虽然事后得到了美国国家光学天文台(NOAO)的帮助,但中国科学家也只能从中得到民用级别的数据。直到嫦娥二号于当年12月12日飞抵附近空域后,美方戈德斯通深空通信中心(Goldstone Deep Space Communications Complex,又称“金石天文台”)才向中方发布了探测数据。这一风波迫使中国不得不启用自己的深空探索系统,也让中国在独立研发等领域得到了深刻的教训。
 
此后,中方还在2013年12月嫦娥三号的登月与玉兔号月球车的行动中感受到了美方的蛮横无理。NASA没有向中方共享过月面地况的实际数据,这导致中方研究团队对月球地面情况估计不足,也影响了嫦娥三号和玉兔号的使用寿命。可即便如此,美方却还是以嫦娥三号影响其计划在2014年撞击月球的“月球大气与粉尘环境探测器”(LADEE)卫星为借口,强行索要嫦娥三号的飞行轨道等测控数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