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黑”和“低级红”暗潮汹涌 中共忧虑的背后

中共最高级别的理论机关刊物《求是》已连续第七期在封面重推习近平讲话。其中,最新一期乃是他6年多年前对党内高层所说。当时,习近平刚刚登上中共最高领导人位置仅两月,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中共执政的意识形态基石发表了四点个人化的思考。

这是一个极为不寻常的信号,不仅2012年之后的5年,即便是“习近平思想”确立地位后,中共官方也未曾做出这种动作。有人认为这是一时因应中共党内的思想混乱,不过真相可能并不如此简单。综合近期七篇文章可以预知,这是习近平思想从概念到落地的开始,中共极有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彻底充实其理论建构。这将是中共在迎战意识形态执政合法性挑战的理论武器。习近平在过去的6年多时间内,深刻意识到这种挑战的存在,警告亡党亡国的风险,从党内整风到宣传论战,从高校改革再到文娱整顿,都在实践其意图。今天,中共要将这一“概念”重新建树以来,从历史和现实看,这也事关其在整个中共党内的绝对权威和改革能量。

纪实文学《梁家河》亮相香港书展(图源:多维记者/摄)

1/5

位于北京瓷器口一处背板的24字核心价值观(图源:多维记者/摄)

2/5

长春“新时代号”贴满了中共十九大精神主题宣传画(图源:@寰亚SYHP)

3/5

位于上海的建筑物上贴满习近平的画像(图源:Reuters/VCG)

4/5

江西基层将习近平、毛泽东肖像画并列悬挂(图源:司法部微信公号)

5/5
上一张下一张

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中共党刊连续刊发习近平有关意识形态方面的讲话引发关注。其中文章提到“既不是僵化教条‘照着讲’,也不是另起炉灶‘另外讲’,更不是改旗易帜‘反着讲’,而是继承发展‘结合讲’、‘接着讲’、‘创新讲’”,这从侧面反映出中共对此前宣传方式中发生过的“低级红”,一些怀揣不满情绪的“高级黑”“伪忠诚”动作有所警惕。

甚至,在2月底中共官方公布的《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中,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都遭到指责为要坚决防止和纠正的偏离“两个维护”的错误言行。

民间造势引发的“高级黑”“低级红”嫌疑

中共十八大后,随着习近平在党内核心地位的确立,中国各地对他的宣传造势不断升级,但过度的拔高吹捧也引发部分受众的反感。然而,中共十九大正式将“习思想”写入党章后,过于吹捧的“高级黑”并未停止,而是以另一种形式卷土重来。

不管是主观意识上的“高级黑”,还是被动的“低级红”,都是对中共意识形态宣传的否认,激化矛盾,产生负面的舆论效果,致使起到“抹黑”的负面作用,遭到禁止。

习近平上任一年后通过反腐树立了权威,这一时期出现的“高级黑”主要表现在通过网络歌曲形成的舆论造势。2014年开始,一批以《习大大爱上彭麻麻》《习大大,街头巷尾都在夸》《要嫁就嫁习大大这样的人》等为典型的网络动漫歌曲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

虽然中国历届领导人也有被写进歌曲的惯例,但习近平成为毛泽东之后第一位在歌词中被直接点名的领导人受到关注。比如邓小平时代有《春天的故事》、江泽民时代有《走进新时代》、胡锦涛时代有《盛世中华》,而歌颂毛泽东的歌曲则直呼其名,如《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伟大领袖毛泽东》等等。

2016年4月北京似乎觉察到上述将原本极为普通的平常之事、分内之事都作为政绩夸耀的宣传引发的负面效应。包括中国官媒新华社和21世纪经济报道等在内的多家中国媒体和机构被告诫不要使用“习大大”这一称谓。

此外,随着习近平上任后“中国梦”指导思想理论的提出,幼儿园和小学都开始要求背诵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甚至出现校长因小学生背不出遭到批评的情况,这种将共鸣理想通过死记硬背“洗脑”的方式引发舆论反弹。事件发酵之后中共党媒连续发文叫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苏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